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黃埔連載  > 正文

“兩岸關系六十年”系列/之十六

日期:2012-07-01 13:52 來源:《黃埔》 作者:邰言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中美建交  鄧小平一語定乾坤

  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中美簽訂上海公報,改變了兩國長期的敵對關系。但是,兩國關系還遠沒有實現正常化,無法建立外交關系,主要障礙是中美在臺灣問題上存在尖銳分歧。1977年,鄧小平第三次復出后主持中美建交談判,并最終實現了中美建交。

  

  國務卿萬斯“碰一鼻子灰”

  

  1977年1月20日,民主黨人卡特出任美國第39屆總統。他上任后不久就表示:“我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策將以上海公報為指導,我們政策的目標是美中關系正常化。”但他知道要想改善中美關系,就必須在臺灣問題上邁出關鍵的一步。所以在4月份,卡特就派出一個美國國會高級代表團訪華以試探中國對臺灣問題的態度。8月,卡特再次派出自己的得力助手、美國國務卿萬斯訪華。

  8月22日,萬斯飛抵北京。首先接見萬斯的是中國外長黃華,但萬斯提出要與中國更高級別的領導人會談。當時,中央考慮到也確實需要由一名高級領導人出面會見萬斯,表明中國的堅定立場,以打消美國在臺灣問題上不切實際的幻想,同時考慮到鄧小平在文革后期處理中美關系和臺灣問題的豐富經驗和高超技巧,就決定由鄧小平來會見萬斯。

  8月24日,鄧小平接見并宴請萬斯。萬斯知道,“眼前的這個小個子可不好惹”,所以他十分小心謹慎,先是說了一通什么美國十分重視中美關系、希望中美關系正常化后美國能夠與臺灣的民間往來和私人交往不受影響等無關緊要的話,接著才切入臺灣這個實質性的問題。

  待萬斯講完,鄧小平不急不躁地說:“我們歷來都說,我們兩國之間存在著一個重要問題,就是臺灣問題。國務卿先生提出的關于中美關系正常化的方案,比我們簽訂上海公報后的探討不是前進了,而是后退了。”鄧小平接著指出:“美國政府人員繼續留在臺灣的建議,只不過是設立一個門前沒有標志或國旗的大使館。對此,我們完全不能同意!”聽到這里,萬斯才真正明白,中國在這個問題上是絕對不會讓步的,鄧小平的表態就是中國在臺灣問題上的底線。未等萬斯答話,鄧小平又放緩了語氣說:“我們必須澄清一個事實,是美國侵占了中國的領土臺灣。現在的問題是,美國要控制臺灣,使中國人民不能實現自己祖國的統一。我們多次說過,要實現中美關系正常化,在臺灣問題上有三個條件,即“廢約、撤軍、斷交”,按日本方式。老實說,按日本方式本身就是一個讓步。現在是美國要下決心。”萬斯迫不及待地插話說:“我們是準備與臺灣廢約、撤軍、斷交的。”鄧小平并不理會萬斯的表態,繼續按照自己的思路說:“你們這個方案,集中起來就是兩個問題。第一,你們要我們承擔不用武力解放臺灣的義務,實際上還是干涉中國的內政。第二,你們提出不掛牌子的‘大使館’,實際上是倒聯絡處的翻版。我們對這個方案是不能同意的。臺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別人不能干涉。我們準備按三個條件實現中美建交以后,在沒有美國參與的條件下,力求通過和平方式解決臺灣問題,但不排除用武力解決。你們說很關心臺灣的安全。中國自己人總比你們美國更關心自己國家的事情吧!中國人民、中國政府當然會考慮臺灣的實際情況,采取恰當的政策解決臺灣問題,實現國家的統一。但這是中國人自己的事。我們中國人是有能力來解決這個問題的,奉勸美國朋友不必為此替我們擔憂。”在鄧小平系統、明確、堅定地闡述完了中方的立場后,萬斯已經僵在那里,他知道鄧小平的表態是完全和自己的設想針鋒相對的,而且看來在這些問題上中方的立場不會有任何松動,自己這次訪華竟然像一些美國人預言的一樣“只能碰一鼻子灰”了。

  

  中美建交談判,鄧小平舉重若輕

  

  1978年1月7日,鄧小平在接見美國參眾兩院議員代表團時進一步明確提出了中國力爭和平解決臺灣問題,實在不行,還得采用軍事手段。鄧小平的這一表態,徹底打消了美國堅持中國承諾放棄使用武力解決臺灣問題的幻想。與此同時,中國決定加快經濟發展,一些美國商貿界人士強烈要求實現中美關系正常化以便打入中國的廣大市場,而蘇聯對美國的挑戰更加咄咄逼人。上述因素終于促使卡特下定決心實現中美關系正常化,所以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布熱津斯基等人的觀點日益受到白宮的重視。

  布熱津斯基的主要觀點是美國承認中國方面關于只有一個中國、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立場;美國將不支持“臺灣獨立”運動;美國離開臺灣時,將保證不讓日本進入臺灣;美國歡迎和平解決臺灣問題,不支持臺灣針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軍事行動;美國希望美中關系正常化,并設法促其實現。1978年3月卡特拍板,決定讓布熱津斯基訪華,并授權他“看準了就可以見機行事”,但還是應提出美國關注臺灣問題的和平解決和美國將在一個時期內保持向臺出售武器。5月20日,布熱津斯基躊躇滿志地抵達北京。

  中國對布熱津斯基訪華高度重視,鄧小平再次擔負起與美方談判的重任。5月21日,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會見了布熱津斯基。開始時氣氛十分友好融洽,但是在進入正式談判話題后,氣氛嚴肅起來。談到臺灣問題時,布熱津斯基說:“卡特總統本人準備盡可能迅速而妥善地解決這個問題。我們無意人為地拖延下去。因此卡特總統準備在國內負政治責任來解決我們雙方這個懸而未決的問題。他承認這是我們的責任,不是你們的問題。在雙方關系中,我們所依據的仍然是上海公報,仍然是一個中國的原則;臺灣問題如何解決,那是你們的事情。”鄧小平對布熱津斯基的發言感到非常滿意,因為這是中美從1955年開始談判接觸以來美國在臺灣問題上最大的讓步與松口。但是鄧小平推斷出他的話還遠沒有結束,于是也就沒有插話,靜等他把話說完。

  果不出鄧小平所料,布熱津斯基又強調說:“我們覺得更重要的是,讓人看到美國是講信用的,雖然我們現在正繼續并加速從臺灣撤軍,但是美國還是要在遠東待下去,以免造成人心浮動,而被我們共同的敵人所利用。在解決關系正常化問題時,以及在我們同臺灣人民的關系的歷史性的過渡時期規定一系列關系時,都要考慮這一點”。

  鄧小平理解布熱津斯基的處境,但是國家民族利益使然,中國方面的既定立場不容有絲毫松動。所以鄧小平盡管贊賞美國方面作出的相關讓步,還是進一步申明了中國的立場。他溫和地說:“過去我們也說過,對自己國家統一的問題我們怎么能夠不關心,不急于解決呢?我們希望能早日解決這個問題。在這個問題上,要想實現中美關系的正常化,我們的觀點已經很明確,那就是美國與臺灣‘廢約、撤軍、斷交’。日本方式是我們能夠接受的最低方式。所謂日本方式,就是在正常化的條件下,我們同意日本與臺灣之間的民間商業來往的繼續。”針對布熱津斯基再次要求中國承諾只能用和平方式解決,鄧小平堅定地指出:“我們說不行。解決臺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其他國家無權干涉。什么時候用什么方式解決臺灣問題,那是中國自己的事。”鄧小平說到這里,布熱津斯基臉上已經露出尷尬神色,他有些坐立不安了。鄧小平接著說:“當然,你們要表示和平解決臺灣問題的希望,這可以,你們可以說你們的話。但我們也要表示我們的立場,即中國人民在什么時候、用什么方式解放臺灣,是中國人自己的事。但你們的希望作為條件不行” !

  鄧小平的表態既沒有放棄中國的既定立場,也給了卡特政府一個臺階下,體現了他的外交才智和靈活把握局勢的能力。布熱津斯基對此非常感激,也非常滿意。他當場邀請鄧小平適當時候訪問美國,并說希望自己能夠在美國的家里親自設宴招待鄧小平。鄧小平愉快地接受了他的邀請。雙方還商定,立即在具體層面上開啟中美建交的相關談判。

  自此,中美開始進行建交談判。

  11月5日,鄧小平先后訪問了泰國、馬來西亞和新加坡,于11月14日晚回到北京。此時,北京正有兩個決定中國命運的會議在等待他。這就是于11月10日至12月15日舉行的中共中央工作會議和隨后召開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這兩個重要的會議恰好與中美建交談判最后進程相重疊。

  盡管外交事務不是中央工作會議和十一屆三中全會的主要議題,但由于中美建交談判關系重大,此時又進入了最后關鍵的時刻,因此它就成了中央領導核心成員在兩次會議期間處理的重要問題。中央政治局委員在會議中專門討論了中美建交一事,鄧小平本人在這件事上發揮了關鍵性作用。

  

  伍德科克忐忑不安,

  鄧小平一錘定音

  

  12月4日,中美兩國代表舉行第六次建交會談,美方對中方關切的幾個問題表明了立場,中方代表韓念龍副外長表示將研究美方表態,同時通知美方,鄧小平將親自會見伍德科克大使。美方得知這一消息后非常高興。

  據柴澤民回憶:

  12月13日上午,鄧小平與伍德科克會談。在會談過程中,伍德科克向鄧小平說明了美方的立場后,將美方起草的建交公報的最新一稿遞給了鄧小平。他補充說,根據美國的法律,《美臺共同防御條約》是“終止”而不是“廢除”,這樣做只是程序上的原因。

  鄧小平提出,在“終止”期以前的一年里,美國不應該再向臺灣出售武器,已經運輸在途的可以不算在內。不過,他本人并不在乎這些運送在途的武器,他關心的是,武器售臺何時完全停止?伍德科克表示,將向國內報告鄧副總理的意見。

  鄧小平說,希望伍德科克先生能夠理解對臺軍售問題是何等重要。軍售問題在大陸和臺灣之間注入了一種破壞心理。我們希望統一祖國,我們可以保證臺灣將實現充分的自治,臺灣可以保留自己的政治和經濟制度,甚至保留自己的軍隊,但是這些必須是在一個中國的旗幟之下。鄧小平再次向伍德科克強調,對臺出售武器會破壞中國的和平統一。如果美國向臺灣出售大量武器,蔣經國就會把尾巴翹得高高的,這只會增加沖突的危險性。

  說完,鄧小平要求翻譯當場將美方建交公報直譯出來,鄧小平靜靜地聽完,果斷地說,大體上可以同意美方提出的建交公報草案,再由外交官們議一下就可以答復。

  12月14日下午,伍德科克又來到人民大會堂,拜會鄧小平。伍德科克向鄧小平說明,為了防止泄密,美國提議,將宣布兩國建交的時間提前為美國東部時間12月15日晚9時(北京時間12月16日上午10時),同時希望鄧小平于1979年1月下旬實現訪美。

  鄧小平同意提前宣布建交消息,還表示愿意接受卡特總統的邀請,于1979年1月下旬訪問美國。

  建交公報的事看來已經進入尾聲,可是誰也沒有想到會波瀾突起。

  柴澤民回憶說:美國東部時間12月14日上午,我來到白宮拜會布熱津斯基,商討雙方建交之后美國內閣成員訪華前后順序的事情。布熱津斯基問我:關于中美建交一事,北京方面有沒有什么最新消息?我回答,沒有什么新消息,建交工作一切順利,特別是因為美國已經同意停止向臺灣出售武器。

  這個回答使布熱津斯基緊張起來。他認為,是不是中國方面認為美國已經承諾,即使在一年之后美國也不向臺灣出售武器。如果是這樣,國會是決不會同意總統實現對華關系正常化的,而且會對他本人造成嚴重的信任危機。

  布熱津斯基立即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向伍德科克發出一份十萬火急的電報,要求伍德科克立即出面向中國領導人澄清此事。

  伍德科克立即回電,表示中國方面絕不會沒有弄懂雙方談判協議的意思。按照文義所指,美國在一年后是可以向臺灣有限制地出售防御性武器的。

  伍德科克的說明沒有解除布熱津斯基乃至卡特的擔心。卡特向布熱津斯基授意說,鄧小平一定要理解那段雙方已經認可的文字。這段文字雖然不在當時公開發表,但是作為建交公報的附屬文件,是有約束力的。布熱津斯基指示伍德科克應向鄧小平說明:“我們承認中國在這個問題上的敏感性,因此不作正式聲明,但是對報界和反對正常化的人肯定馬上會提出的、回避不了的問題,將作如下回答:‘在正常化協議的范圍之內,美國已經明確表示它將繼續與臺灣貿易,包括有節制地向臺灣出售經過選擇的防御性武器,在防御條約失效之后,這種出售仍以不危及該地區和平的方式進行。中國方面不支持美國在這件事上的立場,但這并不妨礙雙方同意關系正常化。’”布熱津斯基的指示以加急電報發往北京。

  這時,距離預定的公布中美建交消息的時刻只有15個小時了!伍德科克只得向中國外交部請求,緊急會見鄧小平副總理。

  鄧小平同意了伍德科克的請求。12月15日下午4時,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會見了伍德科克和芮效儉。

  聽完伍德科克關于要求中國領導人“澄清”的那段話,鄧小平震怒了,猛地拍了一下沙發的扶手,大聲說:“我們不同意美國向臺灣出售武器!”鄧小平說話這么嚴厲,是他同外國人談話時絕無僅有的。他說,我們怎么能同意美國向臺灣出售武器呢?

  鄧小平嚴厲地批駁美方觀點。他說,如果美國繼續向臺灣出售武器,蔣經國怎么會走到談判桌上來呢?如果他永遠也不走到談判桌上來,那自然就意味著,中國不得不最后使用武力解決臺灣問題。美國政府為什么對臺灣那么感興趣?為什么美國政府一方面說希望和平解決臺灣問題,一方面又大肆向臺灣出售武器?這只會使臺灣當局離談判桌越來越遠。如果這樣,不會導致戰爭嗎?

  鄧小平的講話完全“澄清”了中國的立場,說明對美方表達的意見的理解準確無誤。同樣,中國政府反對美國向臺灣出售武器也是明白無誤的。

  鄧小平結束了他的講話,問伍德科克和芮效儉,我說得怎么樣?你們有什么想法?

  這時,伍德科克超越了布熱津斯基的指示,他對鄧小平說,美中兩國建交是基礎。世界上什么事情都在變化,一個變革的時代會改變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一個變革的時代也會在改變美中關系的同時,改變中國大陸同臺灣的關系。華盛頓承認你們是代表全中國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這是基礎。

  鄧小平的話語也緩和了一些。他說:“中美建交后,希望美國政府慎重處理同臺灣的關系。在這些關系中,不要影響中國爭取以最合理的方法和平解決臺灣問題。如果美國繼續向臺灣出售武器,從長遠講,將會對中國以和平的方式解決臺灣回歸祖國的問題設置障礙。在實現中國和平統一方面,美國可以盡相當的力量,至少不要起相反的作用”。

  這次會見持續了1個多小時,雙方要說的話基本上都表達了。伍德科克心情非常沉重,他以為中美建交的事已經一風吹了,幾個月來的努力都白費了。他問鄧小平,您已經告訴我們許多了,但是您還沒有說,建交的事怎么辦呢?

  鄧小平果斷地說:要么什么都不辦,要么留待以后專門解決!

  伍德科克說,看來也只能這樣辦啊。

  鄧小平盯著伍德科克凝視片刻,迸出一句話:“好,按原計劃進行。”他還對伍德科克說,中國方面將保留繼續與美方談判對臺軍售的權力。

  鄧小平一錘定音:中美建交按原計劃進行。

  達成談判協定后為了防止走漏消息,中美雙方約定于華盛頓時間12月15日晚上9點鐘正式宣布。卡特總統向公眾宣讀中美建交聯合公報,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美利堅合眾國將于1979年3月1日互派大使并建立大使館。

  盡管中美建交談判還有遺留問題沒有解決,但建交是在美方接受了三原則的條件下進行的,所以《建交公報》比《上海公報》又大大前進了一步,這是中美兩國關系中具有歷史意義的轉折,中美關系從此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相關新聞

天下黃埔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湖南体彩官方app